當前位置: 民發發 » 資訊 » 三農要聞 » 安徽部分產糧大戶生存狀態調查

安徽部分產糧大戶生存狀態調查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發布時間:2019-08-29  來源:《經濟參考報》  瀏覽次數:95
導讀:“棄租”接二連三 期盼扶持政策夏收已過,秋收在即。記者近日在糧食主產省安徽的多個地方調查了解到,受自然災害頻發、糧食價格下...

“棄租”接二連三 期盼扶持政策

夏收已過,秋收在即。記者近日在糧食主產省安徽的多個地方調查了解到,受自然災害頻發、糧食價格下行、農資價格上漲等因素影響,部分產糧大戶陷入連續虧損困境,“棄租”者接二連三。有的縮減租地規模,有的拖欠農民租金、經銷商農資款,甚至為此對簿公堂,有的干脆放棄耕種或直接“跑路”。而這勢必影響農業規模經營發展,并將風險轉嫁給農民。

對此,當務之急在于多管齊下,建立土地流轉租金預付機制,健全農業支持和保護體系,完善金融保險扶持政策,既保護農民利益不受損害,也讓產糧大戶有錢賺、有奔頭。

產量大戶頻頻“棄租”

“我去年流轉了710多畝地,種著一季水稻、一季小麥,其中有188畝地生產條件惡劣,種三年虧三年,無奈之下今年丟掉了,現在只剩530畝了。”滁州市天長市一位張姓家庭農場主說,周邊幾個產糧大戶也棄租了一些土地。不論是忍痛棄租還是無奈跑路,流轉的土地被棄置都引發了一系列問題。

這位張姓家庭農場主原來在上海經營一家裝修公司,9年前返鄉成了產糧大戶。他告訴記者,這幾年接連遭遇自然災害,經營效益連續下降。以小麥為例,正常年景一畝地收成800元,成本700元(包括生產成本500元、租金200元),每畝賺100元。去年收成500多元,每畝虧約200元,今年小麥收成600元,每畝虧100元。

遭遇連續虧損的遠不止此。記者走訪了解到,目前,天長市土地流轉面積82萬畝,流轉率達61.7%,其中有不少產糧大戶入不敷出、忍痛棄租。有的產糧大戶尚且與農戶商量棄租事宜,有的則不顧土地流轉合同是否到期,選擇直接“跑路”。

“2009年以來,我市出臺了一系列鼓勵政策,前幾年土地流轉率增長較快。”天長市農業農村局黨組成員房華玄說,土地流轉率增長平穩。2016年以來,天長市糧食生產行業經營效益較差,新型農業經營主體虧損面也不小,近年來開始出現縮減租地面積的現象。

不僅天長市,安徽省其他多個地方也出現棄租現象。記者從安徽省農業農村廳了解到,宿州市碭山縣一個家庭農場2013年流轉土地300多畝,租金1000元/畝,午季生產小麥、秋季生產玉米。2013年以來由于玉米價格下跌,從1.2元/斤跌到0.8元/斤,正常年景也只能持平,難以為繼。經與農戶商量,不愿意降低租金的,就協商退掉160畝。

宿州市是農業大市,地處平原,地塊條件較好,租金價格一直較高。據宿州市農業農村局局長張金海介紹,截至去年底,宿州市的農村土地流轉面積為423.18萬畝。“近兩年來,因為有一些大戶棄耕,土地租金的價格略有下降,雖然土地流轉面積呈逐年上升趨勢,但增速明顯放緩。”

有的產糧大戶忍痛棄租,有的無奈跑路。記者近日來到皖東地區一個村采訪“棄租”情況,該村黨支部書記知道來意后直搖頭。“這幾年,流轉土地虧本的不少,我們村里有2個大戶實在干不下,就跑路了。”他說,其中有個產糧大戶2012年起流轉土地,因經營管理不善,前年他連種在地里的水稻都沒收就不顧合同跑路了。

原來,這位產糧大戶當時流轉約300畝土地,稻谷還在田里,看本錢撈不回來了,就跑了。這個村組織人員把水稻收割、銷售了,一畝地租金大概600元,收上來的稻谷不夠支付農戶的租金,大戶還欠經銷商的化肥、農藥等費用。

宿州市埇橋區一位產糧大戶流轉了1000多畝地,今年6月收割麥子時,因為沒錢付土地租金,引發多位村民聚集,阻撓她割麥子,“他們就到地里,攔著不讓收割機收麥子。”

這位大戶說,從2014年到現在就沒盈利過,糧食價格還在往下掉,每年種糧收入不夠付租金。去年一場大水導致顆粒無收,現在外債欠了近200萬元。“今年收麥子那天,不僅村民,還有賣種子的、賣化肥和農藥的也來了,田間地頭都是來要錢的人。種完這一季,我實在種不了了。”

在亳州市、合肥市、阜陽市等地,近年來也發生土地流轉大戶“棄租”現象:有的農戶把土地租出去了,但租金沒到位,引發矛盾;有的大戶遭遇連續虧損,拖欠幾年租金,農戶上訪討要“公道”;有的大戶盲目改種中藥材和樹木,致使租金無法兌現,甚至因此對簿公堂。

“有些大戶抱著僥幸心理,認為大規模流轉會得到政府獎補,實際上獎補資金并不多。他們有的不懂農業,后期經營管理不善造成虧本,然后就半途而廢了。”皖東地區一農業大縣農業農村局負責人告訴記者,他們縣出現過大戶“跑路”現象,有個大戶流轉1.2萬畝地,虧本走了后,拖欠農戶的流轉租金,則轉嫁給當地政府去解決。

成本高企“看天吃飯”難倒承包人

記者走訪發現,在土地流轉過程中,一些地方的產糧大戶的“棄租”,折射出當前的農業生產經營面臨一定困難,除了自然災害頻發外,還包括溝渠水利不配套,高標準農田建設相對滯后等多重因素。

部分產糧大戶反映,在農業生產條件惡劣情況下,當遇到自然災害時,越是規模經營可能虧得越多。“自然災害頻發,旱不能灌,澇不能排,主要在于我們的高標準農田建設還有欠缺。”宿州市埇橋區一位李姓產糧大戶告訴記者,他流轉了8000多畝土地,雖然在農田水利建設上投了近800萬元,但依舊達不到高標準農田的要求。

“去年秋季接連下雨,水排不出去,我7000多畝大豆全爛在地里了,虧了600多萬元。”這位李姓產糧大戶說。“我包的地地勢洼,去年大雨,1000多畝地,基本顆粒無收,虧得狠吶。”皖北地區一位陳姓產糧大戶說,地的基礎太差,高低不平,也沒有足夠的資金做排灌,沒能躲過大雨。

農資價格和勞動力成本不斷飆升。天長市優品家庭農場主張治岑等反映,從2015年開始,糧食價格走跌,但農資價格卻持續走高,利潤空間被不斷擠壓。“辛辛苦苦干一年,加上家里人的工資,扣除成本肯定是虧本的。”

“2016年,一噸普通肥料2000元左右,今年漲到了2400元。2016年一個人工一天最高150元,現在200元出頭。” 張治岑算了一筆賬,“沒辦法,花了大價錢買的農機,不包地就成了一堆破銅爛鐵,這幾年種糧的收益實在是太低了。”

土地流轉推高了租金價格,加大了流轉大戶的經營成本。亳州市農業農村局副局長孫德平表示,近年來,在政策引導下,該市土地流轉熱情較高,但租金在去年也達到最高點,一些城區近郊土地流轉租金已經超出每畝1000元價格,僅靠種糧很難盈利。而且,一旦遇到自然災害就會遭遇虧損。

土地流轉租金普遍過高的情況,在不少地方都有體現。安徽省農業農村廳于去年第三季度開展的一項調研顯示,淮南市、蚌埠市、阜陽市土地流轉租金最高達1200元/畝、1000元/畝、1400元/畝。“有一個大戶因虧損和村民協調下調租金,其中兩個村民組同意了,還有一個村民組不同意,結果還是按照以前價格給的。”皖北地區一位村黨總支書記說,因為年年虧損,這位大戶說種完這季,明年不會再種了。

融資供需對接不順暢問題突出,金融支農政策難落地,部分產糧大戶長期面臨融資難、融資貴的苦惱。“有一款金融支農的產品宣傳的很好,結果我去借的時候,要求妻子、兒女簽字擔保,其他信貸產品還要求公務員擔保。”皖東地區一位家庭農場主無奈地告訴記者,大戶融資程序太繁瑣,真到急用錢時,大家只能想一些“特殊”辦法。

關于種糧風險保障問題,記者采訪了解到,相對于普通農戶,部分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對保險的需求更加強烈,特別是急需的特色優勢產品保險、價格收益保險等險種較少,總體保障水平偏低。

基層干部反映,以家庭農場為例,工棚、曬場、倉儲、農機庫棚等設施用地問題在很多市、縣都難以解決,尤其平原地區矛盾更為突出,相關設施用地政策也有待完善。

“農業設施建設用地指標缺乏,用地成本較高,配套用地政策落實難。”多位產糧大戶反映,政府相關部門批復的農業設施建設用地指標太少,無法滿足需求。“一些大戶沒有地方建庫房和烘干設備,一碰到陰雨天氣就完。”宿州市現代農業辦公室負責人徐志連表示,土地指標有限,農業農村部門也束手無策,為此,也有一些涉農項目無法落地。

產糧大戶等經營能力有待加強。隨著土地流轉市場的不斷成熟,糧食主產區從事土地流轉的各類經營主體經營能力得到提升,但仍有不少差距。種植技術不精、管理粗放、市場信息把握不準等,造成技術、資金和市場風險控制等方面的經營能力較弱,土地流轉高質量發展受到制約。

防范風險亟待精準施策

土地流轉過程中,產糧大戶暴露出的“棄租”現象,將虧損的風險轉嫁給農民,損害農民利益,給地方政府帶來矛盾糾紛調解難題。受訪的基層干部和產糧大戶認為,若放任此類現象蔓延下去,勢必影響農業增效和農民增收,阻礙現代農業的推進。

為消除“棄租”帶來的風險,促進現代農業發展,最大限度維護產糧大戶和農民的合法權益,安徽省農業農村廳政策與改革處調研員秦仲華、孫德平認為,應綜合研判、精準施策,盡力破解當前農業生產經營面臨的困難。

財政支持應向產糧大戶等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傾斜。房華玄等表示,過去產糧大戶想流轉,農戶不肯流轉,他們對土地的依戀強烈,但現在農戶愿意流轉了,有的產糧大戶因效益不好卻不想承包了。要保持土地流轉健康發展,讓承包方和受讓方實現雙贏,應該適當調整目前的補貼方式。

記者走訪了解到,目前,各地已從農業補貼中拿出一部分用于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的補貼,但多位受訪者認為,這還不夠,建議在新增加的農業投入中,適度向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傾斜,讓種糧者有錢賺、有奔頭,謹防出現土地無人耕種、農業產業化放緩的不利局面。

“各級政府部門應建立土地流轉租金預付機制。”合肥市蜀山區小廟鎮姚家村黨總支書記余兵、天長市冶山鎮草洲村黨支部書記裘德生等認為,這樣確保新型農業經營主體能定期支付土地流轉租金,避免因經營管理不善“跑路”帶來難以兌現租金的風險;在此基礎上,可探索推行土地流轉風險補償制度,建立風險保障基金,通過“先用保證金,再用基金”的方式,對大戶不能按期支付農民土地流轉費和終止流轉后的復耕費給予補償,最大程度保障農戶利益。

建立并完善農村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由政府多部門牽頭合作,把社會信用體系的觸角延伸到農村,構建覆蓋流轉全過程的信用監管體系,出臺制度規定,規范各種不良流轉行為,建立信用“紅黑”名單。若出現不良流轉行為可列入失信榜單,在財政獎補、金融扶持等方面給予懲戒,對于信用度高的大戶,地方政府也可給予其信貸等優惠政策。

為扭轉產糧大戶連續虧損局面,提高種糧積極性,定遠縣農業農村局黨組成員徐培成等建議,各地應加快農業基礎設施建設,因地制宜加大土地整治力度,推進高標準農田建設,減少糧食生產成本,同時發揮社會化服務組織的作用,努力推廣新技術、新機具做好示范、引導作用。此外,在流轉租金調整方面,堅持市場調節為主、政府引導為輔,引導流轉雙方友好協商,將流轉租金調整在合理區間。

完善農業保險助農機制,健全農業支持和保護體系。“雖然農業保險助農機制已建立并不斷健全,但現行政策性農業保險體系賠付的資金額度不高,不足以覆蓋所有成本。”宿州市埇橋區一位李姓種糧大戶認為,農業是社會效益高而自身效益低的產業,農業保險能夠讓新型經營主體規避一些不可逆的自然災害和市場風險,保障大戶無后顧之憂,建議相關部門能完善保險補貼機制,擴大補貼品種,加大補貼力度,給產糧大戶吃一顆“定心丸”,讓農業保險真正能為大戶撐起“保護傘”。

 
 
[ 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違規舉報 ]  [ 關閉窗口 ]

 
 
網站首頁 | 版權隱私 | 使用協議 | 聯系方式 | 關于我們 | 網站地圖 | 排名推廣 | 廣告服務 | 積分換禮 | 網站留言 | 友情鏈接 | 拓商網

民發發農業網是幫助農戶“種的出,養得好,賣的掉”的農業電子商務平臺,為農戶提供全方位致富保障
民發發農業網是親民的農業信息網站,助農惠民的好幫手
CopyRight © 2012 MinFaFa Electronic Commerce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備09024770號-3
 
2018平特乾坤卦图库